七星彩808彩票网cpcom

鸟儿驿站
发布时间:2019-05-21     


鸟儿在长途迁徙的过程中,会在一些地方停下来修整一段时间,体力恢复后再重新上路,继续远行。如果把鸟儿途中休憩的地方,叫做“鸟儿驿站”,也许有点儿意境和情趣。热衷于拍摄野生鸟类的我,经过多年的鸟类观察,发现家乡南通就有多处称得上“鸟儿驿站”的地方。


南通最负盛名的“鸟儿驿站”,是南黄海沿海滩涂地带,那里对于春夏时节在北方荒原湿地繁殖,而在热带水域度过寒冬时节的各种水鸟来说,是来回迁徙途中不可或缺的一处休憩之处。广袤无边的潮间带、绵延百里的防风林、星罗棋布的鱼虾塘,以其优良的生态环境、丰盛的美味佳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水鸟到此歇脚觅食,他们快速积聚已经耗损掉的脂肪,养精蓄锐后再继续南去和北往的旅程。这些水鸟中,最多的是一种叫鹬鸟的野生鸟类。从“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”的寓言故事中可以得知,这种鸟常在水滨觅食,嘴巴长长的、尖尖的。确实如此,鹬是一种体型大小不一,但嘴巴大都细长,羽毛灰褐而不艳丽,常在水边活动的涉禽水鸟。它们是一个大的家族,分布于全世界。鸟类学把鹬归为鸻形目中的鹬科,在中国就有38种之多,南通的江滨海滩都曾有所发现。


每年严寒季节到来之前,在西伯利亚东部无人荒野繁殖的鹬类水鸟,都会携儿带女、成群结队地沿着东北亚的海岸线,向着温暖的东南亚和澳洲进发。尽管这些鸟儿具有非凡的飞翔能力,但数千乃至上万公里的空中旅程,使得它们不可能在三五天里一下子飞到遥远的南方。它们会由北往南,在沿途寻找可以短暂落脚的地方,一站站地飞抵目的地。到了春天,鹬类水鸟又会从东南亚、澳洲等地起飞,沿途在“驿站”短暂逗留后,又回到万物复苏的北方荒原,完成养儿育女、繁殖后代的任务。


每年的四五月,是鹬鸻类水鸟从南向北万里大迁徙途中,停驻南黄海滨水地带的高峰期。从启东的吕四港、海门的东灶港,到如东的东凌港、小洋口,直至海安的老坝港,凡是有大片滩涂和海水进退的潮间带上,都有众多远道而来的水鸟在潮水退落后飞到刚出水的滩地上,取食鱼虾、甲壳动物和底栖昆虫。涨潮了会随着潮水一步步地后退,逼到岸边了就会一群群地飞向附近的鱼塘、虾池和河道,继续寻找食物或是去干涸的高地上集结休息。


它们当中有的体型较大,如大杓鹬的身长超过60厘米、体重达1公斤,一张长达20厘米的尖嘴巴,可以直插海滩沙地探觅其中的甲壳类和蠕形动物。而更多的是一些中小体型的鹬鸻类水鸟,如鹤鹬、红脚鹬、青脚鹬等身长30厘米左右,与常见的珠颈斑鸠差不多大。体型娇小的则有多种的滨鹬,如红颈滨鹬、青脚滨鹬、长趾滨鹬等,以及鸻类的金眶鸻、环颈鸻等,身材如麻雀般大小。在小不点儿的行列里,就有一种被称为世界最濒危的珍稀水鸟——勺嘴鹬,它常单独活动于滩涂浅水处,边走边用嘴在水中或泥里,左右来回扫动,以此寻觅食物。


这些体型大小不一的鹬鸻类水鸟,往往在海滩上混杂在一起,形成黑压压的一大片,一旦遇有猛禽出现,或是受到某种惊吓,就会成千上万地惊起,形成遮天蔽日的鸟浪,犹如海涂上空不断变换形状的云雾,忽高忽低地快速移动,往往一会儿就会飞得不见踪影,有些胆大的也会继续降落在原地,寻找食物营生。


过境的水鸟少部分为了赶路三两天就离开了。大多数会在“驿站”蹲上好多天,有的在这里脱落陈旧的羽毛,换上了漂亮的“新衣”,才继续自己的行程;也有一些因为这里的气候,加上取之不竭的食物,它们就留在这里养儿育女,繁育后代了;更有一些在这里过得逍遥快活而“乐不思蜀”,春迁忘记继续北上,秋迁也不想继续南下,几乎成了南黄滩涂上的留鸟。


除了南黄海滩涂地带,通州的开沙岛也是首屈一指的“鸟儿驿站”。开沙岛是长江里的一个江岛,坐落在九圩港往西五六公里,这里虽然不在连接东亚和澳洲大陆的鸟类迁徙线上,但中国北方和西伯利亚荒原湿地繁衍的水鸟,迁徙去鄱阳湖等湖区越冬时,常有部分路过,会在岛上的湖沼湿地滞留。那儿的东大塘水面广阔,食物丰富,人也较少,水鸟们降落下来后,吃饱喝足,休整一段时间后继续西行。


珍稀而罕见的小天鹅,每年的春夏在西伯利亚的苔原带繁殖,秋冬季旅经中国东北、黄河口到长江流域的湖泊越冬,往往会有一小群在开沙岛的水泊湿地里停息一段时间,他们主要以水生植物的叶、根、茎、种子等为食,高雅的身姿成为江岛水泊一道美丽的风景线。还有比常见白鹭要高大得多的白琵鹭,也是开沙湿地里的尊贵客人,近两年冬天都会有一二十只在大塘浅水带栖留,它们用琵琶形的大长嘴,插进水草丛中捕捉躲在里面的鱼虾。遇到惊吓会腾空而起,排成长队在上空盘旋,找到安全水域后又依次降落继续觅食。此外,还有灰雁、普通秋沙鸭、反嘴鹬、鹤鹬、凤头麦鸡等许多珍稀野鸟,迁徙途中会成群结队地到这个“驿站”小憩。


市区也有“鸟儿驿站”,最具代表性的是山林苍翠的南郊军山。因位于浩瀚长江之滨,又是广袤苏北平原上的天然制高点,加上有一块尚具原始自然生态的东南麓,野生鸟类的品种和数量就分外的多了。游禽、涉禽、陆禽、猛禽、攀禽、鸣禽六大生态的鸟类都有所栖息,还有许多在市区从未见到过的珍稀野鸟,如噪鹃、鹰鹃、松鸦、红嘴蓝鹊、发冠卷尾、灰山椒鸟、黑短脚鹎、黑脸噪鹛等。特别是本市各地偶有发现的猛禽,在军山则属于常见的鸟类。


近年来,南通市观鸟爱好者在军山观察和拍摄到的猛禽10多种,如黑冠鹃隼、凤头蜂鹰、凤头鹰、赤腹鹰、松雀鹰、日本松雀鹰、雀鹰、苍鹰、灰脸鵟鹰、普通鵟、鹗、红隼、阿穆尔隼、燕隼、灰背隼、游隼等。它们中有一些是候鸟,不同的季节栖息时间长短不一,也有部分只是迁徙途中,把军山当成“驿站”歇脚而已。


每年10月,是猛禽从北向南迁徙的高潮期,军山这座“鸟儿驿站”顿时热闹起来。一些单独和成对迁飞的鹰隼,会记得这里是途中进行修整的停歇地,到达后便一下子扎进峭壁上的密林里。它们栖留几天,填饱了肚子,就忙不迭地过江向南方飞去。三五成群的老鹰飞临南通市地界时,碰上阴雨、逆风等恶劣的天气,阻挡了它们飞越宽阔长江的行程,它们就会陆续在军山一带滞留、聚集,军山就会出现极为壮观的“军山鹰扬”现象。


2016年10月初,一群群灰脸鵟鹰从北方飞至南通市境内时,因小雨的天气无法让它们顺利过江,便纷纷来到林木广阔稠密、人烟相对稀少的军山歇脚,在这个“驿站”等待过江的有利时机。短短一两天里,军山一带聚集了成百上千的灰脸鵟鹰和其他鹰隼,它们有时在林间休憩,有时会升腾起来,在乌云密布的上空盘旋,密密麻麻的互相穿插,有时形成旋转的“鹰柱”,越飞越高,直至不见踪影,不一会儿,它们又神出鬼没地纷纷落进了山间各处的密林里。天气一旦转好,大清早就开始有小群飞至江畔上空,探寻着飞往江南的路径。到了太阳升起,上升气流渐强,灰脸鵟鹰们开始骚动起来,一只只扑哧翅膀从林间腾起,告别了军山“驿站”。此时,你仰望高空就会看到一 群群南飞的雄鹰。


其实,江海大地上的“鸟儿驿站”远远不止上面所述几处,就市区而言,濠河地域也是一些迁徙野鸟过境时逗留的地方。不远的将来,通吕运河两岸生态绿廊,以狼五山为核心的森林公园,都有可能成为鸟儿们迁飞中停留的“驿站”。


(作者单位:南通日报社)


史志通二维码
扫一扫关注
友情链接:
  • 党史地方志网站
  • 政府机构网
  • 其他网站
  • 本县(市)区史志网
  • 南通实用网站
党史典籍
部门行业志
镇村志

关于我们|网站地图|联系我们|民意征集

主办单位:中共南通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南通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©Copyright 2014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

备案号: Design by :

彩票高賠率好平台_亚洲信誉首选 七星彩808彩票网cpcom星辰娱乐_亚洲信誉首选平台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_亚洲信誉首选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_亚洲信誉首选 盛兴v3线路入口-盛兴v3导航入口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_亚洲信誉首选 手机购买彩票平台丨手机投注APP丨手机购彩APP下载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_亚洲信誉首选